割麦子,坐月子 - 家庭百味 - 河北农民报官网
前位置

割麦子,坐月子

2016-04-26 11:27:58   来源:农民报
        割麦子,坐月子,都很累,但对于孩子来说却有数不尽的乐趣。风吹麦浪翻滚,镰刀挥舞,蝈蝈遍地叫,我们撒着草药儿(草绳)长大。这是我小时候麦收的场景。
        每当麦收临近,父亲总会不间断地去地里。等到麦子适宜收割的时候,父亲会在收割前一天用家里老旧瓮泡上草绳儿,泡过的绳子结实。第二天,天刚亮,父亲就套上毛驴车,带上镰刀,拉着一家人下地。   
       父母在麦海中挥舞镰刀,弯着腰,头也不抬地割着麦子,很快在他们身后就躺倒许多麦秆。而我和弟弟就在地头树荫下玩。太阳毒辣地照射着大地,父母热出汗了,就用挂在脖子上的湿手巾擦把脸;累了渴了,他们就停下来让我给送上小水壶。有时候父亲也会在劳动间隙给我们捉一只乖子(蝈蝈),放进高粱秆编的笼子。我们听着它“吱吱”的叫声,乐个不停。
        经过父母一上午的辛苦劳作,满地的麦子全部被撂倒,下午父亲拿来草绳儿开始打捆。这时,我们小孩子就要出马了,我们的任务是肩扛着一把草绳儿,在前面一根一根地放。有时候我也想抱麦子打捆,可是父亲怕麦芒扎到我,不让干。浸泡透了的草绳儿搭在肩膀上凉丝丝的,驱走热气,我很是喜欢。撒草绳儿,弟弟还会吵着和我比赛谁撒得快。父母提醒我们注意脚下的麦茬,笑着看我们。
        麦子捆完,父母开始用叉把麦捆一个个装上车。这时,馋嘴的毛驴总不忘透过笼嘴间隙偷吃着地上的麦穗。一车麦装完,父亲用井绳捆好。父亲牵着毛驴,母亲和我在后面跟着。毛驴拉不动的时候,我们就推一下。如此,一家人有说有笑就回村了。
        到了村里轧麦场,发现四周已经堆了好几垛麦子。父亲找了一个角落空地,母亲用扫帚扫净,就开始卸麦子,麦子要垛好。父亲告诉我,这轧麦场是多家一起建的,要排号轧麦。而且等待这些天,很难说没有雨,必须注意天气预报,如果有雨,就必须拿大塑料布盖起来。我们接连拉了好几车,麦子总算才拉完。
        几天挨过,终于该着我们家轧麦子。听罢预报,知道第二天是个好天气。于是一大早,姥爷、舅舅就赶到我家帮忙。在那时候,轧麦子是个很费力的活儿,人少根本干不了。大人们拿着三齿和叉来到麦场摊场,舅舅负责从垛上面把麦捆子用三齿拔下来,其他人就往麦场中间运。有时候,父亲也会给我一个任务,那就是把麦捆子上的草绳儿解下来,统一拿到麦场一角。麦捆子运好后,大人们就把解开的麦捆子用叉摊开来,这摊场是有技巧的,麦秆中间必须虚,方便风吹进,麦子就比较容易晒干,就越好轧。多人齐上阵,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麦子很快摊完。
        烈日暖风,正适合晒麦子。中间,大人们还要翻场一两次,保证麦子被晒透。
        休息间,父亲掂来了啤酒,弄来小菜,大人们在那里喝,舅舅有时候也逗我抿上一小口。
       下午3点左右,日头不再那么毒,麦子也晒得差不多了。父亲就用毛驴拉来石磙开始轧场。轧场,就是赶着小毛驴在麦子上面兜圈圈。父亲累了,姥爷就赶着毛驴转。一遍轧完后,就又得翻场了。大人们再次齐上阵,拿着叉把麦子整个翻一遍,翻完后赶着毛驴接着轧。
  起场,就是把麦秸分离出去。轧完场,就是起场。这时候,又轮到我们这些孩子上场了。轧好的麦秸不扎人,我们光着脚在麦场上翻跟头。有时候我帮着推排子车,大人们把麦秸装上车,我就推着到麦场边。当时我和舅舅合作默契。我推车到目的地,他就负责卸车,把麦秸垛在麦场角落。干活儿干够了,我和弟弟就在麦秸垛上玩爬山游戏。
  把麦粒儿聚到一起,就开始扬场了。扬场,就是把麦粒儿从麦皮里分离出来。姥爷是扬场的能手,很多时候都是姥爷在那里扬,父亲在麦粒堆上面用扫帚过滤杂质。扬场,是要受天气限制,必须有风,而且不能太小也不易太大。有时候没有风,扬不了。麦子只好堆在场上过夜。夜晚,我和父亲睡在麦场,看着夜空里的星星,听着父亲给我讲故事……
     邯郸市邱县 司贵锁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