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麻利的小麻父子

2016-12-22 09:06:31   来源:农民报
 
         家住小高层的五楼,今年春末,想在卧室里装个挂壁式空调,于是,到商场选好了牌子、样式和颜色。过了几天,售货方派了两个师傅前来安装。两个人仔细看了看安装的位置,眉头皱成了疙瘩,说:“你家这空调装不了。”说着,他们便指点给我看。原来,我们这个小区放室外机的地方是个小阁子,和邻居两家共用,里边很窄小,勉强能站开一个人,而我的邻居又先我们安上了空调,地方更窄了。小阁子的上面还有我和邻居两家通太阳能的管子。两个师傅说:“别说安装了,外机都不好放进去。”
        我也不想难为他们,让人家为了百十块钱去冒险,就同意他们走人。两个师傅便逃也似地离开了。
        过了两天,售货方又派了两个师傅。他们看了之后,和前边两个师傅说得差不多。后来,他们提出了用吊车,但随即又否定了。因为我们楼下是一片小院,吊车不能近前,吊车臂够不过来。最后,两个人也摇摇头走了。
  再给售货方打电话,售货方很为难,说:“问了几组师傅,都不愿去,你退货吧!”
  我当然不愿退货,恳求售货方再想想办法,派两个技术熟练的师傅来看看。
  这次来的是父子俩,姓麻,父亲47岁,儿子24岁,爷儿俩都不高,身材都很瘦,小麻透着机灵、干练,说话很甜,也很干脆,他看了看要干的活儿,开口就叫“大叔”,说:“大叔,我干过的难活儿不少,可这活儿实在太难了。这么说吧,一般我们安一台空调要一个小时,你这个至少得3个小时,并且要冒很大的风险。能不能给加点钱?”事已至此,我不想再为这费脑子,不管怎么样,安上就行,就同意再加200元。
  开始干活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了。小麻干活儿很麻利,测量、打眼儿、拆包装、组装……一路做下来,轻车熟路,一看就干过好多年了。果然,问起来,他说干了6年了。他的父亲倒是生手,曾经在一个厂子打工,给他打下手。
  按照小麻的设想,先挂外机。这是几位师傅说的最难干、也最危险的活儿。怕粗糙的水泥面划伤身子,小麻套上一件长袖褂子,接着拿出安全绳,一头系在自己腰上,一头让他父亲拽着。小麻灵巧地钻进了小阁子里。他先要在墙上打孔,上外机支架。在小阁子里,他一会儿要电锤,一会儿要改锥,一会儿要钳子、扳子,我们隔着窗户向外递,里边不时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看不到小麻忙什么,但可以想像出,在那个憋屈的地方,小麻在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进行着每一道工序。
  小麻在里边忙活着,我和老麻在窗口说着话,说到了他的家庭。老麻说他有两个孩子,小麻是老大,还有一个10岁的女儿,正上小学。去年儿子结了婚,现在有了一个6个月大的孙女。说到孙女,老麻很高兴,说:“会坐了。都说隔辈亲,这话儿不假,干一天活儿回去,逗逗小孙女,什么烦恼都没了,也不觉着累了。”看得出,老麻很满足他现在的生活。一边说着话,老麻一边时不时地探出头去,我知道他是想看看外边干活的儿子。其实,小麻的整个身子都在小阁子里,除了偶而看到露出的顶着小阁子内墙的一只脚和半截小腿外,什么也看不到。小麻的腿不知什么时候划破了,流着血。老麻的脸抽搐了一下,看得出他很心疼。
        外机终于放好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老麻脸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小麻麻利地钻出小阁子,从窗外跳了进来,他也蛮高兴蛮自豪的样子,说:“真没干过这么难干的活儿,比我预想的还难。你不知道,你家那里边不光有邻居的外机,还有两道太阳能管子碍事,外机托了好几次都挡着,只好把外机卸开,安好了再组装上……”小麻眉飞色舞地说着,老麻看了看儿子流着血的小腿,问:“什么时候划的?”小麻低头望了一眼,说:“没事。往上托机子的时候,蹭了一下。”老麻说:“傻小子,以后这种活儿别接了。”小麻说:“你不接反正得有人接,主家怎么也得安空调。在里边干着活儿我就想,这活儿也就我这个身材的能干……”
       我们都笑了。
       装好了内机,小麻又系上安全带,跳到窗外,到小阁子里去安装内外机的连接管。这时,天已经黑透了,靠着手机的光亮,小麻完成了安装的最后一道工序。他一身疲惫却满脸笑容地从窗外跳进来,说:“试试吧!”老麻插上电源,按下空调开关,空调扇徐徐打开了,一缕缕凉风从里边冲了出来。
       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比小麻预想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这对既勤劳又聪明的父子俩即将展示他们更为可贵的品德:他们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家离这儿还有十多公里呢!我体会到了他们的艰辛,掏出了300块钱,说:“你们挺不容易的,干活也实诚,给你们三百吧!”父子俩同时摇开了手,说:“不,不,说多少是多少,定好了的事不能变。”
        我执意要给,他们执意不收……
                                 河间市文化局 李秋河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