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从品种缺陷看育种人和企业的责任

2017-11-02 10:04:32   来源:
从品种缺陷看育种人和企业的责任
    近年来,因水稻高感稻瘟病、小麦抗冻性差、玉米不耐高温等品种缺陷所导致的生产事故屡见不鲜,一些人总希望将这类事故责任归咎于天灾、气候异常,不单农民利益无法挽回,基层种子经销商也叫苦不迭,不能给农民“为什么这个品种这样,别的品种就没事”的疑问以满意答复,在种子公司推卸责任的情况下,他们很难讨回农资赊销欠款。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因品种缺陷所导致的事故到底该由谁来负责。不明确这个问题,农民的利益、国家粮食安全就会继续受到威胁,并且,随着主要农作物审定品种数目的扩增,这种威胁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一、什么是良种与“孬种”
    良种即优良品种的优质种子,有两个含义:一是种子质量优良,包括芽率、含水量、净度及纯度4项指标;二是品种特性优良,也有4个方面,即丰产性、适应性、抗逆性和品质,一个好品种应是丰产、优质、广适、多抗的集合。种子质量与品种特性是不同概念,而种植风险主要来自品种特性中适应性和抗逆性。应该说,没有十全十美、无缺陷的品种,关键是这些缺陷不能给生产带来重大损失,有可能给生产带来重大损失、潜在致命缺陷的品种就是“孬种”。
    二、如何界定生产事故源于品种缺陷
    自然灾害通常视为不可抗力,对生产影响往往不分品种、一视同仁,尽管不同品种遇到灾害后表现有差异,但不会很大。故而,区分是自然灾害还是品种缺陷所导致的生产事故,只要比较品种间表现即可。若同一生长环境下仅某个或某类品种出现问题,其他品种无事,农民栽培管理也正常,显然问题就来自品种缺陷,而不是什么“天灾”。
    三、品种审定机制不是“孬种”的挡箭牌
    国家对主要农作物实行品种审定制度,对新品种进入生产进行把关,对保障粮食安全与农民利益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近些年来看,也存在一定问题,突出问题之一就是通过审定的品种不一定都是良种,其中不乏一推广就因严重缺陷而出事的“孬种”。这些“孬种”一出事,种子经营者常用“品种是审定品种,出问题是气候异常造成的”这句话来推卸责任。把审定机制当成了“孬种”的挡箭牌和保护伞。品种审定毕竟是有年限的,审定期间不一定出现让品种缺陷表达的气候条件;审定工作中抗性鉴定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尽善尽美;加上一些人为运作因素,是使“孬种”通过审定的主要原因。“孬种”通过审定,不仅会给种植者和基层经销商带来经济与信誉损失,也使得看走眼、高价购买品种经营权的种业人倍感割肉般心痛,还使得套牌销售问题难以杜绝。培育一个综合性状优良的过硬品种是很难的,以玉米为例,黄淮海区近十多年来审定那么多品种,有几个在生产上综合性状超过郑单958的,想必大家都清楚。新种子法的“三放”政策(放品种准入渠道、放市场准入要求、放行政审批权)、品种审定加入了绿色通道及联合体鉴定,预计未来通过审定的品种数量会大幅攀升。可以肯定地说,以后通过审定的品种还会有存在致命缺陷的“孬种”。国内品种抗性鉴定项目、亲本及高代材料稳定时间、区试和生产试验时间都是远远不够的,育种人、种业公司对一些不太完善的品系急于外拿,无非都是名利驱使。显然,他们这种缺乏自律、对农民和粮食安全不负责任的行为不能让农民、保险公司及民政部门等买单。明确品种缺陷引发损失的责任,强化育种人、种业的自律行为很有必要。
    四、品种缺陷与育种人和育种企业责任
    新《种子法》中有关品种缺陷的内容,第二十一条只规定了审定通过的农作物品种出现不可克服的严重缺陷等不宜继续推广、销售的,经原审定委员会审核确认后,撤销审定,由原公告部门发布公告,停止推广、销售;在第四十一条也仅要求种子生产经营者诚实守信,向种子使用者提供种子的主要性状、主要栽培措施、适应性等使用条件说明、风险提示与有关咨询服务等。有关赔偿方面,第四十六条只规定了种子使用者因种子质量问题或者因种子的标签和使用说明标注的内容不真实、遭受损失的,应该赔偿。却回避了有“不可克服的严重缺陷”之品种在推广销售期间所造成的损失怎么办、由谁来担责?没有明确这点不等于说不需要有人来负责。首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条规定,消费者因商品缺陷造财产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和生产者要求赔偿。第四十八条(一)款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有缺陷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其次,虽说品种缺陷多在不良气候作用下才得以表现,但品种缺陷是可控的内因,是问题的主要方面,不良气候只是条件。作为育种人或种子生产经营者,提供可安全生产的过硬品种责无旁贷。我们只能让品种去适应气候,而不能让气候来适应品种,不然要育种做什么?第三,培育个新品种,是个辛苦而漫长的过程,只有育种人和生产经营者对自己的品种才是最了解的;第四,原则上讲,责权利统一,谁获利谁就应该负责。由此可见,因品种缺陷所导致的生产事故,育种人和种子生产经营者摆脱不了责任,除非切实履行了相关法律上规定的“风险提示”与“告知义务”,农民购种时认可潜在的风险。
    五、小结:必须重视品种缺陷造成的生产事故
    一直以来,因品种缺陷造成的事故,一些人总希望归咎于天灾,把损失分散到农民头上,或者把本不是不可抗力的责任压给保险公司,这有失公允。虽说农业保险是政策性保险,但对保险公司来说,它也是商业运作。之所以能把损失分散到农民头上,无非是看准了作为弱势群体的农民,一家一户为各自的有限损失不值得“折腾”。此时,作为基层种子经销商,应将农民联合起来,通过农业司法鉴定确定事故是否由品种缺陷造成,通过法律途径来挽回自己和农民的损失。
    无论是育种人、种子经营者、还是农业科技工作者,都该牢记双肩上担着的责任:一个是国家粮食安全、一个是农民利益,如果只负责扛着个充满个人名利的头,那是很悲哀的。前段时间,S省电视台播放了一个关于今年玉米畸形穗、结实不良问题的节目,出镜“专家”前边理直气壮地讲:今年玉米出现问题与品种没有多大关系,都是气温高造成的;后边谈到应对措施时却说:要选种耐高温品种。如此自我打脸式的表演还是少些为好。
                                         河北省农林科学院粮油作物研究所 杨利华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