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受宠的“被窝”作家

2017-06-05 21:16:24   来源:农民报
         那些年,一到冬天,老公就爱叫我“被窝”作家,有时候我高兴他这么叫,有时候就不高兴。比如,他把早饭做熟了,走到我床前,用一种很温暖的口气叫道:“起来吃饭呀!被窝作家。”我就感到很受用,心里甜丝丝的冲他扮一个鬼脸,并且显得十分听话的样子答应着“哎”。他听到我这样应声,就赶紧转身去揭锅了,等我洗漱完毕坐在饭桌前时,他连筷子都给我摆好了。如果老公叫我“被窝”作家时沉着脸子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甚至还带着几分嘲弄的口吻,我可就不干了,我不但不冲他笑着扮鬼脸,我还会怒气冲冲地朝他吼:“甭损我,有本事多挣钱,安上暖气,我就不用躲在被窝里了。他也不含糊,顶撞我说:“我就这两下子了,你看谁好就跟谁去。”我说:“行,明儿咱就离去。”他说:“还用等明天吗?现在离我都没意见。”说到这儿,卡住了。我气得眼泪开始扑簌簌的地下掉,像受了八辈子委屈。他也气得脸色发黄,不停地打嗝,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墙角,喘着粗气。看到他真生了气我又心疼了,怕把他气出个好歹来,我还得伺候。流了几行泪,就带着哭腔叫他过来,到我的床前来,他要是听话乖乖地走过来,一切都好,万事皆无。如果不来……哼!还好,他倒是每次都听话,他大概也听出了我声音里带着几分央求和宽恕的口气。他走到我床前,定定地看着我说:“干什么?”好像明知故问。我完全像个孩子般,固执地问他:“你舍得离吗?你说,你说实话。”他的口气明显缓和了许多,眼睛里也露出温柔的光来。他说,你舍得,我就舍得。这些年,我不知问过他多少遍这样的话了,也不知他回答了我多少遍。反正每次听到他这样的回答我就觉得很开心,心中的那点委屈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我们俩很快又好起来。一好起来,我就感到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就有了热情,有了干劲,继续写东西。
         我常常趴在被窝里写东西。因为北方的冬季十分寒冷,夜里刮的大北风能震得窗户棂子“吱吱”地响。我们的屋子里没有暖气,只有一个小小的蜂窝煤炉子,白天烧水取暖,晚上就把它封上,当然是为了省点煤钱。起初,我是坐在桌前写东西的,时常一写就到后半夜。我睡觉的时候,浑身都冻透了,两只脚冻得自己都不敢去碰。我哆嗦着上了炕,恨不得不脱衣服就睡下,怕凉啊!可是熟睡中的他总是及时醒来,给我暖和脚暖和身子。我怕凉着他,不肯挨近,他就悄声骂我是傻瓜。有几次,当我感到冰凉的双脚在他的爱抚下变得温暖又舒适时,我就感动得流出眼泪。后来,我不在地上写作了,而是改在被窝里,这样,我不会再冻着身子,也不会再冻着他。他总是把热乎的炕头让给我,总是把被窝提前给我铺好,有时他一边铺被窝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你看,你的老公多好,连被窝都管铺。你说,你怎么感谢我呀?”随即又自言自语地说:“不求你别的,只盼着你从被窝作家转成正式的作家,农民女作家。听见了吗?”
  再没有比这话更让我爱听和感动的了。尤其是从我老公嘴里说出来的。我老公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平时不善言辞,更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是他却用一颗金子般的心爱着我呵护着我,常常主动帮我干些家务活儿。前些年,孩子们在村里上小学,家里还养着猪,养着鸡,还要烧柴禾做饭,老公总是早早地起来为孩子们做饭,然后喂鸡喂猪。我有的时候被他的声音吵醒,就一动不动地躺在被窝里,倾听着他叫鸡的声音“咕咕咕”,像个女人似地温和,许是有的鸡不听话,踩翻了食盆子,他就大声呵斥一句:“去,那边吃去!”听到猪在圈里“呼哧呼哧”地吃食,我心里就踏实下来了。总感到猪的早饭比人重要。猪到点就吃,喂晚了就要闹,不是拱猪圈门就是拆猪圈。老公招呼孩子们吃饭的声音最是亲切。伺候了大的又伺候小的,等把他们伺候走了,再来叫我。所有这一切都感动着我的心。老公二十几年如一日地支持我鼓励我写作,并把我当作一个真正的“作家”来尊重,不能不说是一种崇高和伟大。现如今,有多少农民丈夫能做到这一点呢?
  他也有烦的时候,假如在外面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他就不高兴,就会沉着脸子,叫我吃饭也没有笑模样。我自知理亏,却还想强词夺理,结果,就要挨他几句硬冰冰的话。不过,他说什么我不走心,我说什么他也不走心。我们和好后会相互地解释一番。我会告诉他我是多么喜欢文学,我写的东西都是什么内容,我会说我活着的快乐就是写作就是看到自己的文章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我说我不图你什么,只图你的理解和支持。老公便也向我说出他心里的烦恼,如出去找不到合适的活儿干或者打工时挨了老板的几句训扣了他几块钱。老公说出来就不生气了,然后就会微笑着看着我问:“还离吗?”我说:“我哪舍得呀?别人谁能让我这么幸福呀!”
    永清县 刘向梅
农民报生活聊斋编辑投稿信箱:1085856754@qq.com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