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菜馅撒了,俺傻了

2017-09-07 10:01:59   来源:河北农民报
    1958年大跃进热火朝天,青壮年男女为了不耽误干活儿,统一在村里办的“劳力食堂”就餐。后来,又兴起了大食堂,不论男女老幼一律参加。
    1960年腊月,我11岁,正上小学四年级。过了腊月二十,新年逼近,食堂就开始忙活起来。先是要剁菜馅,蒸菜包子。火灶内柴禾噼啪作响,大风箱拉动呼呼鼓风,大锅上置放的木笼弥漫着热气,飘散着菜包的诱人香味儿。蒸好后掀开笼屉,稍微晾晾,就开始按各家人头数,每口人10个领取。此项工作结束,就开始拌饺子馅儿。从集体猪场逮出一头肥猪宰杀,把好肉按人头分下去,其余的筋头巴脑零碎肉全部剁碎,搅在韭菜、白菜叶屑中制成肉馅儿,每口人领取一小碗,外带二斤白面。拌馅儿全过程都是在众多社员的围观中完成的,谁也不能搞特殊。食堂管理员都是外村人担任,分菜馅儿需要管理员亲自动手。现场坐镇指挥的是生产队长,审核家庭人口的是生产队会计,监督者是贫下中农协会主席。
    让我难以忘记的是,有一年腊月二十九下午,跟随母亲去领饺子馅儿,回来路上,看到母亲抱盆走路吃力,兴奋的我便趁机要求替她抱会儿。母亲把盆递给我,再三叮嘱我小心:“这可是全家7口人的过年饭啊!”
    俗话说,怕啥来啥,我人小力薄,一不小心被土坡绊了个趔趄,盆子脱手而出,虽没有打碎,但菜馅儿却撒了一地。母亲气得一巴掌打过来,我吓得嚎啕大哭。贫协主席韩双吉闻声跑过来一看,也傻了眼。最后,他咬了咬牙说:“别哭了,孩子。我拼着这主席不当,也要让大队给你补一份儿。”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大队支书了解情况后,斩钉截铁地说:“绝不能让贫下中农过年吃不上饺子,下不为例,补!”
    一晃54个年头过去了,那种“低指标,瓜菜代”的年月一去不复返了。
                     成安县秦家营村 秦海保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