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祖训被水淹了吗?

2017-10-27 08:56:22   来源:河北农民报
    我们这里过去一个村子,几代人都吃一个大口井的水,且遵循朴素的祖训:开门过日子,乡邻乡亲要互助。因为大家同吃一井水,祖上当初打井就是给大家共用的。那时的年轻人给老人帮忙担水是寻常的事,他们虽没有什么文化,但也深知一个简单道理:自己也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至少自己归天的时候,也要乡亲们帮忙往外抬呢!
  人们最看不起或不喜欢的就是自私自利的人,在村里总摆出永远用不着别人的样子。他们称这种人为“灶火坑打井”——比作不创业或不与乡邻友好来往的主儿。自然,这种人在当地人缘儿十分不好。
    时光飞逝,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当地时兴打“洋井”(压水井),当时水位还都在5—10米深,人们把黄土或泥沙挖出,见到水眼就将钢管竖到那里,再堆一些碎石块(有利于存贮水量),然后就回方填土,紧接着将浑水抽干净,一口较先进的“洋井”就建成了,又方便、又卫生、又有自主权。不过当时,人们只是为了饮水、浇园、养畜等方便而已。谁家打井,邻里也不用像过去一样自发来帮忙。
    到在80年代末,一些赶新潮的人们,便酝酿安装自来水。当时还不是村干部及领导牵头,而是村民中有威望的几个人组织的,正赶上县里水利部门搞试点,批给塑料管道。我们自然村里同意安装自来水的家,其他费用如:三通、钢管立柱、龙头、沥青、白布、铁丝、清油等,一户按一个龙头计算摊款120元。所有的从水源(地下储水“柜”)到村子人家两千米的主管道,义务工平摊,进入各户的分管道工程自己负责。记得我当时为了使村里小学的孩子能喝上干净卫生的自来水,就和组织安装自来水负责人们商议,他们同意了,只是义务工和向学校挖的地下管道都得自己想办法。我只好和另两位老师商议,将学校试验田收入积蓄的家底钱,全部拿出安装自来水了。我本人也牺牲自己一个暑假时间,在别的老师都放假休息时,不顾暑热在土里、泥里、汗水里劳动。可暑假开学,自来水安装好了,我又被调到外村任教了。当时民师工资才40元/月左右,我们民师的工资还由村里发,欠一年半载是常事。那年安自来水急需用钱,只好向村里预支了三四个月工资。
    30年过去了,自来水也维修改装了几次,主管道也由一条变三条。一些当时没安自来水的户或当时不认可自来水的户,也早已认识到了自来水的方便,就通过各种渠道把水管接到自家。
    因为现在水位不断下降,再加上一些人用水无度,各家又没安装水表,全靠大家自觉。可是现在祖训早不存在了,甚至恰恰相反。开门过日子很少见了,高院墙、铁大门,有的家已经住上四合院、小洋楼了,真可谓“灶火坑打井”了。虽然大家还同吃一个水源的自来水,只是山上的人家一连一两个月自来水断流,又回到靠挑水过日子的时候,山下的人家却还没日没夜地用自来水浇地、灌园、洗澡、洗车......他们才不信那些老掉牙的祖训呢?现在只要有钱啥都能办,就是家里死了人,雇人就能把人抬出了,棺木、花圈、排场要怎样风光就怎样风光,不要乡亲们说三道四来帮忙也行!
    就这样,一些吃不上自来水的户,多次与随便浪费自来水的户交涉,最终也无结果,就只好自费打水泥圈井(直径1米),靠潜水泵抽水,供自家饮用。现在还有三两家合伙、甚至一家单独花七千至一万元雇打井队打深水井的(60-100米)。有的家没有物力和财力,还在挑水吃,他们只是盼望:早日度过每年干旱或缺水的困难时期,还能吃上自己曾出工、出力但并非“自来”的自来水!也盼望有关部门和村里拿出更好的管理方法和富有实效的使用“自来水”的村规民约等等。
    总之,一个村子从“同吃一井水”,到各家分散打“洋井”,再到共同吃一个水源的“自来水”,又到不得已再“打现代化的机井”......虽然古语讲:“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随着生活越来越富裕、取向越来越多元、思想越来越开放、观念越来越更新,人们的思想觉悟、道德水平和法律意识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的确值得反省和深思!
                           承德市丰宁县 张占星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