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一碗面汤 父子情深

2017-11-13 11:56:38   来源:河北农民报
      儿时的美食,总是让人难以忘记,尤其是父亲亲手做的面汤。
      小时候感冒发烧,去村里的诊所打上一针,回到家里躺在炕上,父亲回家来,用手摸摸我滚烫的额头,问一声:“老四,想吃点什么。”
      心里早就想吃父亲擀的面了,于是就撒娇地对父亲说:“我要吃您亲手擀的面。”

     \
      父亲应允一声,就到外间屋和起面来,这时我会偷偷在炕上坐起来,趴在小窗上,隔着玻璃静静地看着父亲忙活。父亲先用碗舀上一大碗面,倒在和面的面盆里,然后用盛满水的舀子一点点加水,一只手搅和,水加到差不多的时候,父亲就用两只蒲扇一样的大手揉起面来,都说:“软面饺子,硬面汤(面条)”父亲和的面,水放得少,用手揉起来费劲儿。面揉好后,“醒”一会儿,放在面板上。父亲拿来一根有一米来长的擀面杖,擀起面来。面在父亲的手下,被一层一层地绕在擀面杖上,最后变成了一张薄薄的大面皮,在面板上一层一层叠起来,用刀切成细细的面丝儿,用手抓起面,在面板上抖抖,撒上一小把玉米面,放在盖帘上,就等着下锅了。
      水已经在铁锅里烧开,母亲把面下在锅里,用勺子顺着锅边轻轻地推一圈,用手捏上点盐放在煮面的锅里,盖上锅盖儿,将大把的柴填进灶膛里,火此时烧得旺旺的。父亲拿了根大葱,切成一片一片的葱花,把醋、酱油倒在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碗里,放上少许盐,用筷子在装香油的瓶子里,沾上几滴香油,滴在放了醋和酱油的碗里,葱花也被放进碗里,一碗“父亲面”的调料就做好了。
      面下锅不长的时间,母亲从放鸡蛋的小坛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自家鸡产的蛋,卧在面汤里,盖上锅盖,面煮熟了的时候,卧在面里的荷包蛋也熟了,把碗里的调料一股脑倒进锅里,一股香味飘进了屋里。
      父亲把面和荷包蛋盛进碗里,放在炕边上,招呼躺在炕上假装睡着我:“老四,起来吃面了。”我“飞快”地坐起身来,迅速爬到炕边,拿起筷子,一股面香伴着香油的味道飘进我的鼻子里,我赶忙把碗里的荷包蛋夹起来,三口两口就把它“送”进了早已期盼着美味的胃里。然后喝一口面汤,一股美妙的滋味充斥在我的舌齿之间。夹起面条,快速地放进嘴里,来不及怎么咀嚼,一碗面就被我狼吐虎咽中瞬时给“消灭”掉了。揉揉吃饱的小肚子,打着饱嗝,满足的表情洋溢在我稚嫩的小脸上……
      父亲离开我们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他的音容笑貌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廊坊市文安县  张军民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