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跌倒摔破油罐 姐姐遭到责骂

2017-11-30 09:05:13   来源:河北农民报
      近日我家又买回一桶油(5公斤),盘算一下,自过年至今已拎回家六桶大豆油,每月吃掉六斤多油,每日炒菜,抽空就烙饼、炸油条,可就是吃着不香,到做饭就愁,做什么,炒啥菜,还不如凉拌黄瓜,改善一下生活。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去队里分油的情景……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秋后小队丰收了,交上公社任务,还有盈余。村民分得粮食后,公社又给了食用油票,队长决定打来油,破例分给社员。我家所在的生产队平均每人六两油,全家欢喜雀跃,哈哈盘算一下,家里七口人可以分得四斤二两油。有了油可以烙油饼、炸果子、炒菜,难得饱餐一顿,只有过新年才能享受这些香喷喷的美餐。难怪大人小孩都欢喜非常,家家户户涌上街头谈论着,都抬着瓦罐小油坛去分油,恐怕去晚了分不上。
      我家里都嚷嚷着争着抢着要去。长姐十岁,哥哥八岁,我六岁,弟弟更小。最终奶奶带上姐姐抬着油坛子去队里分油。
      我们的生产队,离我家并不远,出了门向南走一段路,穿过一条东西街就到了。当然我们三个也跟着,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就出发了。
      我家七口人,六个人有分油指标,我父亲是小队会计,不参与。队里分油的人真多呀,排了长长的队伍,等了一会儿分了油。奶奶用绳索系住油坛口,用长杠子抬着往回走。我们兄妹三个簇拥着,就像得胜回朝的将军,心里盼望着可以吃一顿香喷喷的油饼、油条、油炒菜……
       谁知刚穿过东西街,不知怎么了,姐姐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只听“啪”一声响,我们都愣住了。只见油罐摔了破碎,油撒了满地。我们那幼小的心刺痛了一下,哎,油饼果子没了,霎时美梦成泡影,不知怎么办,呆立在哪儿。
      奶奶脸色慌乱,急促地说:“快回家拿棉花!快呀!“
      我们不懂拿棉花啥用,哥哥立刻象箭一样跑回家,不一会儿拿来母亲纺线用的棉花条。只见奶奶抓起棉花条,就向地上沾油,不停地用棉条吸地上的油,然后挤进残存的半块油罐里,反复数次,直到地上的油被吸完才罢休。
      姐姐回家被母亲责打,姐姐哭了,我们都哭了。母亲盘算着分了油,可以改善家里生活,破例吃一顿油烙饼。这可是一年的食用油,撒了许多,怎不心疼可惜?
      多年后谈及此事,父亲感慨地说:“当时家里穷啊!一天天没吃过油炒菜,咸菜,要不蒸熟食盐拌菜,调上蒜泥吃,也特别香。分了油让你们吃一顿油条或者油饼,只能算了。现在生活生活好了,天天吃油炒菜,也不那么香了!要是现在撒了几斤油也不是大事了,也不用打你姐了,当时太在意那几斤油了!”
                                                                                                                     网友 成秀英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