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刘大爷发言净俏皮话,这批斗会还咋开?

2017-11-30 09:13:07   来源:河北农民报
            刘连荣大爷在世时,在村里当了十来年支部书记。文革刚开始那年,退下来了,一是老了,二是虽然出身好,思想有点跟不上形势了,他也没犯什么错误。不过那年代,是党员就得积极发言,批判所谓有错误的干部。但是刘大爷平生有个习惯,自年轻说话就喜欢带巧话(歇后语),常常逗得老的少的哈哈大笑,比如,“屎壳郎落在蒿子上——树也不是树,鸟也不是鸟。”“抱着个弦子进磨坊——对牛弹琴。”等。刘大爷不愿意在批斗会上发言,怕说得不妥,落个不好的影响,还得罪人。可那年代,人与人关系搞得很复杂,有些事不便于沟通,再加上批斗会那么多,老不发言,就说你思想有问题。

\
    
     有一次批斗一位老会计,刘大爷迫于压力,就说话了:“这么多人批你,斗你,都是为的挽救你,可你就是‘鸭子吞筷子——拐不过弯儿来’。原来都以为你这个账本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闹了半天,你是‘大白墙上甩泔水——光污点儿’呀!你还不认错!你看你那个态度,‘九牛掉一毛——满不在乎’,你要老这样走下去,我给你说到家吧!你是‘老鼠钻进牛犄角——没有出路’了!”大伙越听越觉得忍不住,有人就开始偷笑。当时,海兴县于集村的老于是工作队队长,他提醒大家要严肃,并示意刘大爷说下去。刘大爷接着又说:“要想重新做人,就得如实坦白,再不回头,‘公鸡天亮打鸣儿——也就晚了’,到那时再想翻身,如同‘干粉条进了开水锅——连腰你也直不起来了!’”于队长听到这儿,看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笑了一声,慌忙说:“得了,老刘,你的发言就说到这吧,很好!”
      从那以后,刘大爷开什么会,也没人让他发言了。
                              沧州黄骅市 范炳功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