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学爹做个良心汉

2018-01-09 20:23:53   来源:河北农民报
   
1959年,父亲和村里的人一起跑兰州,在西固搞建筑三年。大西北的冬天寒风凛冽,刺骨钻心,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干活儿,尽管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可还是生冻疮。为了一家大小能过得好些,再大的苦也要吃啊!他很快地适应了。他本来就会干泥水匠的活儿,很快就成了砌砖的好手,很受领导和工友们的好评,年年评为“五好工人”“先进工作者”。他托人捎回来的奖品有洗脸盆、毛巾、口盅等,都是印有奖品字样的。
   
我记得父亲在兰州的日子里,我家的房子被大风刮倒了,我们就在断壁残垣上开了个洞,我们八个人从洞口进出。倒下的老墙泥种的丝瓜特好,隔一两天摘一次,煮一大盆,放点盐,兄弟姐妹围着盆子抢着吃,真是美味啊!
   
那时,吃不饱,我还要每天来回走十六里路去罗泉中学读书,全家人都省点干粮给我吃,让我吃饱点儿。即使这样,到下午放学时,拖脚都拖不动了。父亲寄回来的钱,母亲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些,叫我饿了就买点东西吃。我每次在罗泉街上的饭馆里花两角钱买一瓢红白萝卜,填填肚子就急忙朝家里赶啊!有时回家就漆黑了。那时就靠我给父亲写信介绍家里的情况。看到家里实在太难了,父亲就辞职回了家。
   
在缺吃少穿的年代,凡有叫花子来到我家门前,父亲总要给点吃的穿的。记得有一个叔伯的舅舅,父母死得早,哥嫂、亲戚都看不起他,经常挨饿受冻。父亲总是主动帮助他,他常在我家吃饭。舅舅后来去了煤矿当工人,对我家感激不尽。我读中学时去那个煤矿运煤,舅舅特别关照我,给我买好吃的。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挑担子卖烧腊的小商贩,也不知咋昏了头,走到我们的屋子后面,一个劲地喊:“有人吗?”父亲听见了,出去把他接进来。见他浑身湿透了,父亲就把自己的衣服拿来给他换上,并且给他做饭吃,烧姜汤喝。看见一大群孩子,那人把他的香肠腊肉拿来切给我们吃。父亲说您也不容易,就把他的东西推回去,人家执意要给,最后我们每人吃了一点点。
   
父亲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刻在我们心里。我们也要像父亲那样,做个有良心的好人。 

余定坤口述 献县统计局 马德华整理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