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增家庄私塾走出不少生意人

2018-03-12 08:41:54   来源:河北农民报
        今衡水市冀州区周村镇增家庄,民国初期,村上约有300来户,两个私塾,传承着本村的文化教育事宜。
 
                                         何为私塾?
        私塾是旧时私人所办的学校,以儒学思想为中心,它是私学重要组成部分。私塾有多种:有塾师自己办的教馆、学馆、村校;有财主、商人设立的家塾,还有属于用祠堂、庙宇的地租收入或私人捐款兴办的义塾。私塾产生于春秋时期,作为私塾的一种,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除秦代曾一度停废外,2000余年延绵不衰,作为人才的摇篮,它与官学相辅相成,并驾齐驱,共同为传递中华文化,培养人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清代,除义学外,一般都在地方或私人所办的私塾里,因此清代学塾发达,遍布城乡。以学费来源区分,一为富贵之家聘师,在家教读子弟,称座馆塾或家塾;二为地方(村)、宗族捐助钱财、学田,聘师设塾以教贫寒子弟,称村塾、族塾(宗塾);三为私人设馆收费教授生徒的,称门馆、教馆、学馆、书屋或私塾。塾师多为落第秀才或老童生。学生入学年龄不限。自五六岁至二十多岁左右的都有,其中以十二三岁以上的居多。学生少则一二人,多则可达三四十人。学生入塾后,由塾师个别教授。年幼儿童先识“方块字”(书写在一寸见方的纸上的楷书字),识至千字左右后,教读《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也有直接教读“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的。教法大多为先教学生熟读背诵,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由教师逐字讲解。除读书背诵外,有习字课,从教师扶手润字开始,再描红,再写影本,进而临贴。

\
        学童初解字义后,则教以作对,为作诗做准备。“四书”读完后,即读“五经”(《诗经》《书经》《易经》《礼经》《春秋》),兼学古文,如《东来博议》《古文观止》等。并开始学习作文。由于科举深入人心,学塾也重视制科文字(八股文)的习作,为科举考试做准备。学规极严,订有严厉罚则,体罚为平常事。
        每个学生要交一定的学费。孔子说:“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就是说人家能送给十条肉干,做见面礼,我不会拒绝收留他做学生的。孔子尚且如此,何况那些衣食无着落的穷秀才呢?开明绅士出资建塾请师或士绅本人任教师,收本村贫苦子弟入学,不收费的称义塾,俗称义学。清末,山东冠县人武训是个乞丐,靠乞讨兴办了三所义学,皇帝赐给他黄马褂。清廷将其业迹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建祠立碑,也就是“树碑立传”。
 
                                      增家庄的私塾
 
        据过去老一辈人记忆,增家庄私塾民国年间前期(1912年后),增家庄的两所私塾,前街的教师李清渭,字怀周,号老怀;后街教师贾老体,均在自家设馆。当时跟他们上过学的学生,前街的有龙老继、龙老慎、李老西、李老雪、夏老龄、郭敬斋、郭老升、李桐轩、李老孔、李书经;后街的有李鸣岗、王老积、王宪章、王宪书、韩老佩、韩老铎、韩岐山、侯老贵、韩秀辅(后为教师)等等。
 
        之后,两塾教师育后,他们都是子承父业任教。前街李老怀之子李书生,字润堂;后街贾老体之子贾玉成,字兰田,号称老兰,都很精职敬业,为乡亲效力培育文化人才。那时李润堂私塾,常年保持学生30多名;贾老兰私塾人数多些,常在50名上下。
 
        后来,贾老兰的私塾成为村办,校址迁在本村玉皇大庙大南院五间东廊房内,把李润堂的私塾合拼进来。
 
        在民国十六年(1927年),县里统一号召各村,开展“拉神、清神”运动,庙改塾学。增家庄的教室,挪在了玉皇庙前大殿内。那时受北京“五四”闹学潮影响,全国各地反封建、反迷信、妇女解放,“放小脚”为大脚,女孩子可上学。这时,增家庄村塾也有了女子班,设在后大殿内,长期有学生30来名。2010年,尚且在世93岁老人的夏贵航,上学时,前期跟着李润堂,后期跟着贾老兰。其妻赵凤端就是当时女子班的女生之一。
 
        那时,“拉神”改庙为私塾的村庄很普遍。如附近中安店村南头庙宇,后郭村村西街口庙宇,韩村东街路南庙宇,小豆村村东头庙宇,宋家庄村中心庙宇,均是如此。
 
        教师贾老兰善长书法,他的毛笔字,可跟当今书法家媲美,那时这一带农村土织土纺,生产一种特制粗布,户里制作长条装粮食的布袋上;人们出门赶集上店购物,肩上一前一后使用的那种褡子上,需要写字捶制上去,作为村庄人名标号,或商铺匾牌或红白事对联等,周围十里八村,常常有人前来求写。如写“增家庄村,文盈堂记”、“信都韩村,王记饭庄”、“冀县枣元,英华药房”、“中安店村,陈老兴记”……
 
                                   人才拥遍四方
 
        贾老兰经常把他写好的字,让学生选择、拼凑,用墨笔把字塌写、描画下来,做仿影,并聚集成册,作为毛笔字帖,在学生间相互转抄、模仿、练习或保存。让学生学文化,增知识,长见识,练本领,长进不小。
        这一时期,增家庄私塾培育的学生奔走四面八方,多为学买卖,少数学手艺。仅前街的就有夏金通在上海绸缎庄,夏进孝在安徽省蚌埠百货商店,郭全再在江苏省徐州布庄,李书恩、夏贵航在新安镇谋生。李彦本、夏贵钧、李庆霄在河南省界首,夏贵深在漯河行商。李庆章、李庆善、李庆本、李庆斌等在开封茶叶行。郭全轲在山东济南鞋业,李彦廷在陕西西安茶庄。李庆喜、李存元、夏庆福在甘肃省兰州务业。夏贵海在河北保定面粉业。郭书勤在辽宁省奉天(沈阳)书铺,龙振维在哈尔滨杂货店。有的在青海、内蒙古学收购,钻研皮行。夏合双(幼名老合,部队名夏明玉)在八路军部队,先当兵,后升为营级干部,之后转地方省级干部,落户重庆。
        先在外,后落家的龙群昌字芳辉、李彦久、夏景山、李兰柱等坐地经商,作小买卖;李西元坐家当中医,开药铺;李玉堂、夏辅臣当村干部,如此等等。他们个个都能写会算,可谓文武双全。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前,贾老兰年迈病故,村塾教师为县派来的寇恩朝,字泽波(后恩关人)。自此,村塾按县统一要求,改称“学堂”。人们戏称寇泽波为“洋先生”。
 
        从此,增家庄村的文化教育,又向前迈出新的一步。
 
             冀州政协办公室 龙兰柱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