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农民“退休”玩八哥

2018-05-17 11:21:27   来源:河北农民报
       久居乡下,除了偶尔去城里购置些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和肥料、生产农具之外,很少跳出这屁股蛋大的生活圈子。平平淡淡是真,快快乐乐是福!我对平凡的、泥土芬芳、瓜果飘香的农田生活,充满了热爱!
        闲暇之余,我就坐着小马扎,肩膀靠着门框,沐浴着阳光,有时双目微闭,思索着哪块地禾苗该施肥、浇水了;有时也举目望向空中,看着瓦蓝的天空下朵朵浮云,浮想联翩。“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田间劳作之疲惫仿佛被那流云带到了远方。
        不知不觉,我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城里人退休后爱好广泛,养宠物,哼京剧,我这个农民也要养宠物,安享晚年。
        一日,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八哥乐趣》的文章,便萌发了养只八哥的念头。其实,先前看过养八哥的文章,知道八哥要从小养,于是,我就四处找寻小八哥。最后终于在淘宝网上锁定了一只小八哥。然而,我第一次在淘宝购物,不会付费,订单就是提交不了。恰巧,那天女儿回家,看到我的窘态,就用她的支付宝给我付费,买下了那只小八哥。在女儿的指导下,我也学会了用支付宝。为了解决八哥的“住房问题”,我又买了鸟笼子。没多久,快递就把鸟笼子送到了家,我把水罐、食罐按上,单等小八哥入住新房了。两三天后的一个上午,手机响了,快递公司让我去取快件,我想该是小八哥到了,于是,开车直奔镇上。
        快递员把一个封得严严实实的纸箱交给了我,接过纸箱,心想:这么严实,小八哥受得了?急忙用车钥匙把封条划开,里面又露出一个用塑料布裹着,封得更严实的小盒子。拿出小盒子,对小八哥的生死有点担忧。我举起小盒子,在耳边轻轻摇晃了一下,听到里面有动静,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回到家,小心翼翼地用剪刀把塑料纸剪开,露出了一个粉红的小鸟笼,一只脏兮兮、湿漉漉、红黑色的小八哥,无力地拍打着两只小翅膀,张着黄色的小嘴,“喳喳、喳喳”地在笼子里叫着。卖家事先给我发微信:收到小八哥后,不要喂它食,也别给它洗澡,只让小八哥喝点水就行。按照卖家的嘱咐,我找来一个浅底的盘子,倒上水,从笼子里请出小八哥,放在地上,小八哥迈着大长腿三两步就奔到盘子边,一伸脖子“哏!哏!”地喝起水来。看到小八哥大口喝水,我心里一喜,这小八哥有戏!
        晚上,我开始正式喂小八哥鸟食。先把鸟食放在一个小碗里,用开水冲开,调成糊状,找来一根吃冰激凌用的小木铲。为了让小八哥吃食,我嘴里“咯咯”地叫着,伸着食指在小八哥面前来回晃,只要小八哥一张嘴,我就迅速地铲起一团糊,麻利地塞入小八哥的口中。起初,小八哥不肯张嘴,待我塞入它口中几团糊后,小八哥尝到了甜头,我的食指一到,它就张嘴,有时,食指还没到呢,他就乖乖地张嘴了。我很顺利地喂了它十几下小木铲糊,小八哥胃不大,很快就吃饱了,此后不管我怎么逗它,它也不张嘴了。
        一连三天,我都是用头一天的办法喂它,小八哥顿顿吃得大饱。为了给小八哥增加营养,让它快快长大,每天早晚给它煮鸡蛋,把蛋黄与鸟食调成糊,小八哥特别爱吃。随着营养的跟进,小八哥一天一个样,刚来时红黑的羽毛已褪去,变成了黝黑,就像用油漆刷洗了一般,油亮油亮的。从网上查到,八哥天生喜欢戏水,我就隔十天、半月给它端一盆水,让它嬉戏。每当端水过来时,小八哥就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左冲右撞。打开笼门,它便会噌地一下,窜出鸟笼,落在盆沿上,然后,跳入水中,展开双翅,尽情扑打水面。耍够了,它就会从水中一跃,蹦到盆沿上,翅膀一抖,就抖落了身上的水滴,然后用嘴一根一根地梳理着油黑的羽毛。
       半年之后,我察觉到八哥开始对声响感兴趣了,于是就买了一台小收音机,录上“你好、恭喜发财、谢谢、再见”等话语,放给它听。刚开始,小八哥不肖一顾,任你怎么放,它就是不理,在笼子里乱蹦乱跳。我觉得可能是环境杂,影响了它的注意力,就把它单独关在一间屋里,早晚两次放录音机。有一天中午,我喂鸽子路过八哥的屋子,忽然传出一声“你好!你好!”的叫声。中午又没放录音机,哪来的说话声?我急忙推门,又传出了“你好!你好”的声音,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八哥终于说话了!伟大的语言天才!
        八哥不仅会学人说话,还会学鸟叫,什么喜鹊鸟、画眉鸟、布谷鸟,都能叫两声。有一次,我端着盛满高粱的缸子,刚要出门去喂鸽子,就听见八哥发出我吹口哨喂鸽子的哨声,呼啦啦,引来十几只鸽子落在门前,弄得我哭笑不得!
                                                  安平县马店镇北满正村 崔军普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