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俺娘让俺考农校

2018-05-17 11:39:53   来源:河北农民报
        母亲老实巴交,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小脚农妇,虽没文化,却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尤其是对她的儿子——我,总是抱有很大期望,盼我将来能像“小刘”那样。
        那么,小刘是何许人也?时光要追溯到1954年春天,丰润农业技术推广站进驻我村,住在我家,站内有3个技术人员:老康、老孙和小刘。小刘最年轻,20来岁,朝气蓬勃,刚参加工作不久,不仅工作称心如意,而且每月还开30多元的工资,让母亲打心眼里羡慕和向往。
        夏季的一个星期天,老康,老孙都回家了,小刘因离家远没回去。晚上,小刘跟母亲和我坐在院子里纳凉、唠家常。母亲一番刨根问底,了解到小刘是昌黎农校毕业后,分配到丰润农业技术推广站的。
       似懂非懂的母亲迫不及待地问他:“小刘,你看,我儿子张顺,今年刚上小学四年级,如果从现在起,他就按照你走过的路子走,将来能不能也像你那样,让学校分配一份工作?”小刘毫不犹豫地告诉母亲:“大婶,您就放心吧,比葫芦画瓢,一点问题也没有!”
        打那以后,母亲心里亮堂了,追赶小刘就成了她心里最重要的工作。此后,她在供我上学的过程中,更加竭尽全力,含辛茹苦,任劳任怨。
        1957年,我考上了火石营初中。学校离家5公里,还得走读。
         当年买不起自行车,只好步行。
        母亲为了让我早到校,天不亮就起来烧火做饭。在一年中,春、夏、秋这三季还好办,到了天短夜长的冬季,就难办了。彼时,庄户人家都没有钟表。在这种情况下,母亲起早做饭时,难以掌握时间,晴天看星星,阴天就没辙了。只能靠自己揣摩,结果,非早即晚。
       有一次,正是寒冷的腊月,我吃罢早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只身一人,马不停蹄地步行在上学的路上。当我迈进学校大门时,东方尚未露出鱼肚白,老师和住宿的同学们还没起床。其实,母亲比我更辛苦。天天为我起早做饭,当她把玉米渣粥熬熟时,并不急于叫我,而是先从滚烫的玉米渣粥锅里给我盛出两大碗来,放在锅台上晾着,等温度降下来,可以吃了,才叫我起来吃。她对我这样体贴,就是为了让我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美美地多睡一会儿。
       在中考前夕报志愿时,我根据母亲的设想毅然报了昌黎农校。说来也巧,我的志愿表竟然被班主任老师看见了。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张顺,你的学习成绩那么好,仅仅报个中专,我看有点可惜,还是报省重点中学——丰润车轴山中学比较合适。如果是这样,你高中毕业后还可以考大学。”于是,我就把昌黎农校改为丰润区车轴山中学。
       中考后,车轴山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这时,母亲急不可待地问我,张顺,你的通知书是从昌黎农校来的吗?我难为情地回母亲:不是,是咱们丰润区的车轴山中学。母亲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气急败坏地责怪我:“小刘已经给你做出了榜样。你不走正道,怕是要出岔子!”我耐心地用母亲能接受的方式解释:“我考高中,毕业后可以考大学,比昌黎农校每月多挣10元。”
        母亲听了,难以置信地反问我:“能像小刘那样就不错了,还想吃大饽饽?也不怕噎着!考大学不是那么容易的,万一考不上大学咋整?”
        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为了证明给她看,我埋头苦学了3年,1963年8月25日,真地拿到了唐山矿冶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乡亲们纷纷前来祝贺,而母亲则是喜忧参半——她在发愁学费。
                                  唐山市路北区光明西里51小区 张顺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