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自行车就是我的命

2018-05-17 11:48:06   来源:河北农民报
        1959年,我在抚宁机械厂当学徒工,在机床车间学习车床技术。5月的一天下午,下班后,工友们都在厂区的操场休息。翻砂车间的学徒工赵长武骑着自己的一辆旧自行车在场地来回兜圈子,挺神气,我很羡慕,就求他教我。他让我坐上车座后,双手扶着车子后面,我感到很稳,就大胆蹬个不停,也曾挨过摔,但我毫不畏惧,连续练了七次,算是入了门,有了勇气。过几天,又练了一次,就会骑了。
        那时,我厂规定干部职工休大礼拜(两个星期休一天)。每次休班,我都是步行10多公里回家,在家只能待半天,时间都花在路上了。当时每月挣27元,还得给母亲一部分,买自行车是不现实的,二手的也买不起,只能借用。

         1961年7月,我被厂里下放返乡务农,靠在生产队挣工分过日子。不久,我生产队社员冯克林托人买了一辆“白山”牌自行车。他骑了两年后,想换辆新的。我听说后,马上找他协商,价格谈妥了,他把7成新的自行车卖给了我。从此,我无论短途出行还是赶集上店,都骑自行车,就是连串门儿也骑车,出尽了风头。
        1966年至1976年,我被公社、区、县抽调先后到抚宁县洋河东灌渠、北庄河水库、鸽子塘水库、沧州地区青县的子牙新河、北戴河某工程、大黑汀水库等工地施工,主要在工地搞宣传报道。那时,我所在连、营、团的后勤单位都配有自行车,每逢向指挥部送稿、办事,我都能骑自行车。只要闲着,我都能借用,省时又省力。1969年10月,抚宁县北庄河水库竣工,我在工地与海阳团杜庄连北张庄大队民工范宝田相识,关系不错。当年11月,他约我到他家照相,我答应了。他家距离我处约有30多公里,那时没有长途班车。我想方设法借了五王庄学友肖维年之兄肖维新的一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我骑车载着刚刚订婚的未婚妻去范家,给他家照了一胶卷,满足了他的要求。
       1969年11月29日是我结婚的喜日。那天上午,我用自行车从北戴河的河东寨把新娘娶到家。
       1976年,出工的日子结束了,我在大队任电影放映员。为了取送影片和到县电影管理站开会方便,我凑钱买了辆“金鹿”牌自行车,该车为脚闸,下坡踩下脚蹬子就顶闸使。过了四年,脚闸由于磨损,失灵了,当地没有这种配件,车子成了废物。我又买了辆“永久”牌加重自行车,这辆车子到手之后,解决了我的出行问题。
  在放映电影之余,我搞业余新闻报道。本县发生的新闻事件,不论路途远近,我都会尽快赶去。上世纪80年代末,抚宁县驻操营区黄土营乡娃娃峪村开办瓶盖厂的村主任侯庆泉产品质量好,经济效益高。他致富不忘众乡亲,主动拿出1万元为全村各户办自来水,解决了父老乡亲饮用水难题。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骑自行车百余里前去采访。采访结束后,因路途远,当天没回来,在他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回家以后,我抓紧把稿件投到榆关邮政支局的信筒里,没几天就见报了。
       1984年,我成了照相个体户,走村串户为乡亲们照相。不论路途远近,照多照少,我都是有求必应,按时交活。离我家较近的抚宁县北庄河、平市庄、冯庄、东新寨一带有需要照相的户,只要提前预约,我到时准会骑着车子前往。我曾被评为市级先进个体户。
       进入新世纪,我还是偏爱骑车,自行车就是我的命。
                                                                          秦皇岛开发区榆关管理处沙河村   王家骥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