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皇帝的批条竟然安排不了一个小官

2018-05-17 11:49:26   来源:河北农民报
        淳熙六年(1179年)初,南宋孝宗皇帝赵昚发了一道“内批”:特添差登仕郎陈闻礼浙东安抚司干办公事。皇帝写了一张批条,请特事特办,给待业青年、当今太上皇后的侄女婿小陈安排一份极其普通的工作。见了皇帝的手谕,审官东院不敢怠慢,超编办理了陈闻礼的注授和差遣手续。

        这个人事安排实在不起眼,所谓的“添差干办公事”并非正任公职,只是额外增添的协理事务之类的幕职,九品芝麻贵,也就是吃一份皇粮而已。但即使这样,也有大臣站出来反对,理由是:加官进禄得走合法程序,历来诏令由中书省草拟,门下省审核,尚书省交办,皇帝批条子于法无据,审官东院直接受理是不讲原则的。
       因为崇政殿不愿正面回应,官民愈加质疑起此事来。谏官、御史轮番上奏,弹劾知审官东院及主办官员。
       孝宗自我定位是明君,见谏书和奏折接连不断,就有点儿杠不住了,回头就去德寿宫找太上皇高宗赵构。孝宗写这张批条,依的就是太上皇的意思。太上皇面有愠色,说:“这天下都是咱赵家的,几个迂儒瞎嚷嚷,你就当回事了?太上皇后对你有养育之恩,这点儿担当你都没有啊!此事是朕的主张,谁再说三道四,朕就处治谁!”
       孝宗忐忑不安,捱过了年关。不想遇见的事,偏偏说来就来。年后的第一次朝会上,右丞相赵雄上奏言事,说:“在法,虽戚里,文臣未经铨试,武臣未经呈试,不许陈乞添差。”称皇帝批条子的做法“于法令有碍”,要求皇帝收回成命。
        不便说是太上皇的旨意,孝宗只说此举是推恩外戚,下不为例。赵雄仍不依不饶,称:“自(太)祖(太)宗以来,百官差除,皆从中书、门下同共进拟,加官进禄外戚,亦不例外。当前财政困窘,恩泽宜节。增加冗职冗费,尤为不可。”
        吏部尚书周必大也跟着进言,称:“依照规定,非三省、枢密院所得旨,盖不谓之诏令,有司勿行。”意思就是说皇帝绕开“三省”和枢密院直接写的批条,有关部门及官员不得受理。周必大当即奏请启动官员追责程序,众臣纷纷附和。
       大伙儿的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孝宗不得不让步,表示要收回“内批”,并称此事责任在己,不必追责审官东院的主办官员了。还说希望大伙儿给自己几天时间,以便妥善处理此事。
        散朝后,宋孝宗再次去了德寿宫,这次太上皇和太上皇后都在。宋孝宗将朝会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报告后,又借用丞相、侍郎等说的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做说服工作。见太上皇情绪低落,一声不吭,太上皇后开口表态说:“岂能因私请之故,紊坏公家纲纪。既然规制如此,就不要任性而为了,此事就依大臣们的意思办吧!”
       正月二十五日的朝会上,当着众臣的面,孝宗作自我批评,称批条子是“以戚里而废公法”,表扬了赵雄、周必大,还表示以后要虚心接受大臣们的监督,称“今后有似此,须据理执奏”。最后,孝宗还要求起居舍人(史官)“留下文字”,记录此事,千秋万代,引以为戒。
        就在这一天,“登仕郎”陈闻礼灰头土脸从绍兴回到了京城,进了贵族学校补习。陈闻礼没想到,皇帝的条子让他惹了一身骚。
                                                                                 邯郸市丛台区 贾老聃推荐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