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遮阳帽、马甲的发明者、元朝开国皇后察必的传奇一生

2018-07-11 14:46:56   来源:光明网
       弘吉剌·察必,姓弘吉剌氏(《新元史》作宏吉刺氏),名察必,济宁忠武王弘吉剌·按陈之女,元世祖忽必烈的皇后。中统初年立为皇后。至元十年(1273年),上尊号“贞懿昭圣顺天睿文光应皇后”。至元十八年(1281年),察必去世,谥号“昭睿顺圣皇后”。察必禀性聪明,善于把握事业成败契机,在元朝建立之初,成为元世祖的左右助手。
        察必生性仁明,随事讽谏,多裨时政。世祖在位30年,察必立为皇后,始终勤俭自律,事事用心。史称“其性明敏,达于事机,国家初政,左右匡正,后有力焉”。
 
       这是一位率真的女子,聪明、大气、能干,而且朴实得可爱。虽不如历朝汉族大家闺秀伶牙俐齿,可朴实的语言更有震撼力。她是一位贤惠的妻子,也是一位称职的皇后。她是一个男人的挚爱,也是一个民族的骄傲。
勤俭的环保专家
       元世祖忽必烈的皇后察必,出身弘吉剌部,是地地道道的蒙古大草原哺育出来的姑娘。察必所具有的最大美德便是勤劳朴实,非常懂得过日子,这是继承自草原人民的优点。即使后来成为皇后,她也仍旧如此。据传在她所居住的王宫丹墀前,她曾亲手栽种了一株从成吉思汗故地带回的青草,名为“誓俭草”,以此告诫皇宫子孙不要忘旧,要保持过去节俭淳朴的风尚。《元史·后妃传》当中有这样的记载:
        某次,皇后派人去国库里支取丝帛表里各一匹,忽必烈得知此事便责备皇后说这是军国所需,不是私人库房,你怎么能去支取呢?其实忽必烈可能只是和皇后开个玩笑罢了,但朴实的察比皇后对此当了真。她回到后宫,竟亲自率领宫女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废物回收利用”环保活动,大力提倡节约。她先是让宫女收集用旧用坏的弓弦,继而煮制织成绸帛,然后做成衣服,没想到竟然非常坚韧密实。察必皇后亲煮弓弦、自织丝帛的壮举,一时间被朝臣传为佳话,人们纷纷为当朝国母大胆的创造性和勤俭持家的美德所折服,并被史官认真地记录在皇后的传记中。
 
        一日,察必皇后去到专为皇宫造酒的宣徽院里,她在库房里发现许多旧的羊臑皮,已经搁置了好多年,察必皇后命人将其搬到后宫,与宫人们洗晒干净,裁剪妥当,然后细细缝合,做成地毯。当然,察必皇后的“废物利用”壮举还有许多,她的环保运动可以说是搞得相当成功,使得宫廷里“劝俭有节而无弃物”。后世有人专门写诗赞扬皇后的这种俭朴美德。
 
                                                                         杰出的服装设计师
        除了“环保运动”搞得有声有色之外,察必皇后还是个出色的服装设计师。元朝人当时戴的胡帽没有前檐,一次,忽必烈打猎回来,说打猎时眼睛总是因太阳照射而睁不开。心灵手巧的察必皇后思索了一番,便在忽必烈的帽子上缝了一个檐。忽必烈发现这个办法果然解决了阳光刺眼的问题,为此非常高兴,下令以后的帽子都照这个样子制作。
        还有一次,察必皇后发现忽必烈骑马时穿着宽袍大袖的衣服,不便骑马弓射,于是尝试着做了一种新的衣服,用旧衣改制而成,后边比前边长,没有领子和袖子,两边各缀一排襻扣,穿起来舒适方便,皇后还给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叫“比甲”,这种衣服便于弓马,而且形制特别,穿上去感觉非常潇洒,因此时人争相仿效,或许这就是现在马甲的由来。察必皇后对忽必烈的爱也在这两件小发明表现出来。至元十八年(1281年),察必皇后去世,忽必烈非常悲痛,感叹没有人再像皇后一样关心自己了。
 
         察必皇后的技艺有时还被忽必烈用作笼络人心的利器。
        对于汉学儒术,忽必烈非常感兴趣,成为皇帝之前,他有一次闻听儒士赵璧之名,便把赵璧召至身边重用。他只呼赵璧为“秀才”,而不直呼其名,以表示对赵璧的尊重。另外,他还让自己的妻子,即未来的察必皇后,亲自给赵璧缝制蒙古袍,做好后,忽必烈还叫察必一一修改试穿不合适之处。让大汗之妻亲自为自己缝衣服,赵璧因此大受感动,一直为忽必烈忠心献计献策。也可以说,察必皇后不但是为夫君缝补衣物,也是为元朝缝补天下。
随事讽谏,多裨时政
        察必皇后“其性明敏,达于事机,国家初政,左右匡正,后有力焉”,因此非常得忽必烈的宠爱,而且她生性仁明,也爱提一些自己的建议,忽必烈都很重视,对于她的建议也往往能够采纳。
        忽必烈喜爱打猎,然而京城从上都开平迁到大都燕京后,游猎并不方便,因此忽必烈让他的禁卫军统领在京城郊区开辟猎场。
        当部下把圈定的征收土地绘成图给忽必烈时,察必皇后也在场,她认为此事不妥,因为只要忽必烈御笔一挥,那片区域内的居民就要被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将面临流离失所的状况。察必皇后认为这对当地居民太残忍了,但她知道不能强行劝谏,于是先打发走禁卫军统领。这时,太保刘秉忠有事奏报,察必皇后看时机成熟,便将刘秉忠拦在外室,又故意提高嗓门对刘秉忠说:“陛下要征收京郊的农田为猎场,像这样的大事,你作为国家重臣,怎么不知道呢?土地在国都没迁来之前,已经分配了。如今,新征收猎场,土地的主人岂不要迁往他乡,会引起百姓的怨气,造成混乱。皇上事多,日理万机,像这样的小事想不到也是有的,你们做臣子的应及时提醒。若陷陛下于不仁不义之中,可怎得了。”刘秉忠会意,大声答道:“我马上带图亲自查看,再作禀报。”这段对话,忽必烈听得一清二楚,后来便命令刘秉忠先去视察,然后再做定夺。
 
       在不同场合,察必皇后经常会用不同的方式劝谏忽必烈,给他提醒。至元十三年(1276年),元朝灭亡南宋,并将幼主恭帝与太后都掳到大都,忽必烈为此举行了盛大的庆典。大家都非常高兴,饮酒作乐,但是察必皇后闷闷不乐。忽必烈问:“我终于征服了江南,以后不用再打仗了,大家都很高兴,为什么你却不快乐呢?”察必皇后意味深长地答道:“从古至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千年帝国,将来我和你的子孙们不要搞到像南宋这步田地就是万幸了。”忽必烈为了讨皇后欢心,便将从宋宫里抢来的珍宝玩物堆在殿前,请皇后来看,察必匆匆看了一遍,就走了。忽必烈叫太监追问她想要什么,察必说:“宋朝皇帝积蓄了这么多财宝留给子孙,可子孙没有守住而归了我们,我怎么忍心拿呢!”
        察必皇后劝忽必烈帝不要对被俘入元廷的南宋小皇帝行侮辱性的受俘之礼,说:“自古无不亡之国,奈何辱其末帝,本朝子孙若能幸免亡国,方可庆幸!”这与西晋末年匈奴对西晋怀、愍二帝的“青衣侑酒”、“洗爵张盖”的侮辱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此外,察必皇后还对南宋末帝体恤有加。当时,南宋的全太后水土不服,始终不习惯北方风俗,察必皇后向忽必烈请求放她回江南,忽必烈不肯答应,直求了三次,忽必烈才说:“尔妇人无远虑,若使之南还,或浮言一动,即废其家,非所以爱之也。”然而他要求皇后多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多加体恤,使其心安。察必皇后兰心蕙芷,一点即透,以后不再提放还之事,而是配合夫君的指示,大搞怀柔政策。最终,末帝母子二人觉得南归无望,就出了家。
 
 
        对被俘进入元庭的南宋小皇帝、全太后,她阻劝忽必烈不要对他们施侮辱性的被俘之礼,她说:“自古无不亡之国,奈何辱其末帝,本朝子孙若能幸免亡国,方可庆幸!”自古以来,没有不灭亡的帝国,怎么还能侮辱末代皇帝。我朝子孙如果能幸运地免于亡国,才是值得庆幸的!
        所以察必皇后平日里对这位末代皇帝体恤有加。全太后在大都水土不服,也不习惯北方风俗,察必皇后看在眼里,她请求忽必烈放全太后回去,当时忽必烈没有答应,察必就一直求了三次。最后忽必烈才说:“尔妇人无远虑,若使之南还,或浮言一动,即废其家,非所以爱之也。”
        察必皇后才明白原因,当时江南还有很多反元势力,全太后若回去,反元势力就会躁动,长远打算,为了元都的稳定,忽必烈没有放全太后回去,命皇后多多加以体恤,以礼厚待。后来全太后母子二人决定出家,察必皇后特地拨了三百六十公顷的土地作为二人的赡养费,并免除了他们的所有租税。
 
         当年,晋怀帝司马炽被囚于平阳一年有余,受尽屈辱。汉昭武帝刘聪为了宣示威仪,让晋怀帝身穿青衣,裹着襆头,立于他的身后,给王公贵族行酒洗盏。这就是史上有名的“青衣侑酒”。虽然晋怀帝隐忍苟活,但最终还是被刘聪毒杀。
       不久,晋愍帝司马邺也被掳至平阳,刘聪率数万羽林军出猎上林苑,叫愍帝穿着军服,手执长戟,前导引路。当时路上围观的百姓,看着故国的皇帝形同仆役,莫不唏嘘流泪,皆有禾黍之悲。刘聪宴群臣于光极殿,故伎重演,命晋愍帝行酒洗盏,数巡酒后,又令晋怀帝立在他的身后,高举仪盖伺候。大殿中的晋臣尚书郎辛宾悲不自胜,冲过去抱住年轻的晋愍帝失声痛哭。刘聪恼羞成怒,当夜就派人杀掉了辛宾和年仅十八岁的晋愍帝。
 
        察必皇后的劝谏,完好地保全了南宋末代皇帝的尊严。元朝开国皇帝、皇后厚待南宋末代皇室的故事,和西晋末年刘聪以“青衣侑酒”、“洗爵张盖”侮辱西晋怀、愍二帝形成很大反差。人事有代谢,风水有轮回。或许,正是元朝开国帝后的福祉,使得明朝的朱元璋没有对元末的皇室旧族赶尽杀绝。从这一点上看,察必确实与众不同,难怪史称“其性明敏,达于事机,国家初政,左右匡正,后有力焉”。
 
         延伸阅读: 公元311年,匈奴刘聪的军队攻陷了首都洛阳,晋怀帝司马炽没有自杀的勇气,躲在皇家园林里想保住性命,最终还是被匈奴兵俘虏了。
        司马炽被囚于平阳一年有余,受尽屈辱。汉帝刘聪为了宣示威仪,羞辱晋臣,宴请群臣的时候,命令司马衷穿着青衣,裹着头巾,给王公贵族们行酒洗酒杯,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青衣侑酒”的故事。刘聪的意思很明白,汉民族不是自认为文化修养高吗,胡人都是未开化的民族吗?看,你们的皇帝在给我斟酒服务,以此羞辱晋臣。司马炽虽然卑躬屈膝隐忍苟活,但刘聪最终还是在两年后毒杀了他。胡人在汉地一直受到虐待,孩子被卖为奴婢,所以,才疯狂报复。
        当年4月,其侄子秦王司马邺在长安即位,是晋愍帝。司马邺在长安建立的朝廷基本上是有名无实,西晋已经没有可以作战的战力,而且长安也已经没有了可用的物资。长安城中房屋坍塌,破败不堪,部队不过一旅,车辆也只有四辆,朝廷所依赖的只有二王:一是镇守在建业的琅琊王司马睿,一是镇守在上邦的南阳王司马保。愍帝分别任命他们为左右丞相,想通过厚封的方式,激励他们的江山豪情,出兵拱卫王室,阻止刘聪、石勒等胡族军队越过长城,并进而收复故都洛阳,他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那些王爷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都选择了隔岸观火。
        就这样,司马邺勉强支撑了四年,刘曜的军队重重围住长安,并且切断了长安的粮运时间达两个月之久。城内发生严重饥荒,并开始出现人吃人的情况,人间惨剧再次上演。晋愍帝见各地诸侯无献身之志,四方将帅无勤王之举,走投无路之下大哭一场,然后把自己捆在羊车上,脱去上衣,口衔玉璧,让侍从抬着棺材出城投降。大臣们嚎啕痛哭地拉着车驾,君臣相顾涕泪滂沱。
        刘曜烧了棺材,接受了玉璧,将晋愍帝司马邺掳至平阳,交给刘聪。
       刘聪让他行叩头之礼,一旁站立的晋臣麹允不忍见此耻辱,悲不自胜,伏地痛哭,怎么也搀扶不起。刘聪大怒,把麹允投入监狱,麹允愤而上吊自杀。刘聪再次以王者的姿态,重复导演“青衣侑酒”的故事。他率数万羽林军出猎上林苑,叫愍帝穿着军服,手执长戟,在前面引路。皇帝出行,百姓都在围观,大家指指点点,都讲:那位最前面的是长安从前的天子。西晋的亡国之民看着故国的皇帝形同仆役,都唏嘘流泪,悲伤不已。

        刘聪看在眼里,心里非常不爽,他宴请群臣的时候,命愍帝像怀帝一样,给群臣们行酒洗酒杯。酒足饭饱之后,刘聪去厕所方便,又令司马邺在自己身后高举马桶盖伺候,晋臣们都流下了眼泪,尚书郎辛宾冲过去抱着年轻的晋愍帝痛哭失声,刘聪大怒,命人将辛宾推出殿外斩首。辛宾死后,刘聪深感汉人难制,不久就将愍帝处死,以绝后患,司马邺死时年仅18岁,西晋正式灭亡。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