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稻草在歌唱

2018-09-06 15:12:23   来源:河北农民报
         我们曾经和稻草相依为命。
         稻草是遮阴避雨的房顶。雨天里,房檐上挂着的一排水帘;雨过天晴后,房顶上蒸腾的水汽;隆冬时节,房檐上悬挂到地面的冰凌;房顶上注定长不大的一颗小树苗在阳光下尽情伸展着翠绿的叶子;房檐下世世代代居住的一窝麻雀一早一晚吵吵嚷嚷喋喋不休。这冬暖夏凉的草房子,已成了遥远的记忆。 

         稻草是煮饭炒菜的燃料。灶火映红的那张慈爱的笑脸,锅台前后饿的团团乱转的孩子,灶膛余热里闲唠家常的妯娌,锅门口奔跑过去的虫子,烟囱里袅袅的轻烟久久飘散在岁月深处。
         稻草是床上柔软的褥子。睡过几代人的雕花木床,摞着补丁的白蚊帐,被孩子一再尿湿的粗布床单,一针一线密密缝制的被子,都搁置在草屋里。床上铺的稻草,每次晒后再铺上时都喧喧地鼓了起来,孩子们兴奋地往上一压就会出现一个窝,那些人形的窝越来越大,那些孩子越来越大,终于,大到了草屋装不下了。
         稻草是耕牛过冬的粮食,是雨天出行时身上的蓑衣。稻草和人亲,从灶前站起来,还有一根粘在衣襟上,和我们亲密相依。谁能说清,压弯骆驼脊梁的,到底是哪一根稻草呢?
         走进鱼米之乡,视野里总离不开的是高矮不一、一个连一个的稻草垛。孩子们在草垛里捉迷藏,藕断丝连的男女在草垛里偷情,害羞的小母鸡躲在草垛里下蛋,大群的雀鸟从这个草垛飞向另一个草垛,洒下了一串串鸟鸣,偶尔落下一片洁白的羽毛,在蓝天下,飘来飘起,最终,飘到了不可知的远方。
         鱼米之乡的人家,每家都有打包机,这是用来纺织稻草的机器,经纬交错,把稻草织成草苫子,给庄稼保暖,给禽畜挡雨。
         我们和稻草不再亲近,草房子被钢筋混凝土替代,做饭用的是天然气,床下铺的是生产线上下来的褥子,柔软的岁月成了冷冰冰的日子。只有稻草人依然还在替我们看守着庄稼,衣着破旧的稻草人,孤独的稻草人,寸步不离地守着庄稼,日里,夜里,风里,雨里……
 
                               河南省漯河市 李季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