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前后几任宰相相互矛盾 官场乱象丛生

2018-09-13 08:56:43   来源:河北农民报
  唐玄宗开元年间,全国逃亡的户口很多。老百姓为了逃避沉重的苛捐杂税和赋役负担,往往不到政府去登记户口,而是寄名在寺院和权贵处作为客户。这样一来,地方政府官员就头大了,老百姓没有登记户口,税收和服兵役的任务就没办法完成。于是朝廷派兵部员外侍郎宇文融专门负责搜括、检察和搜寻各地逃亡的客户,并且对搜查有功的人员予以提拔和重奖。宇文融设立了十位劝农判官,分派到全国各地,赋予劝农判官极大的处置和监督权力,没过多久,就从全国各地检查出没有登记的客户人数达到八十多万人。后来,这项活动在地方越搞越大,各州、县为了迎合宇文融的心意,追求数量,互相攀比放卫星,一味地以多搜查户口作为邀功请赏的资本,都拼命地夸张虚报,增加客户数目,甚至有的地方把实际户数也当做客户登记在册,用来欺骗上司。到了年终,搜查出没有登记的客户数量达到几百万人,当年,朝廷从这些“遗漏”客户里多征收了上千万税收,引起了老百姓极大的愤慨和社会矛盾。
   唐朝永泰年间以来,天下稍稍太平。然而元载、王缙执政,四面八方向他们行贿求官的人盈于门庭。等到常衮担任宰相,想革除这个弊端,杜绝有些人侥幸得官的途径,常衮把以前元载、王缙提拔的大部分官员都革了职,而且对各地推荐官员的上报请求一律不予考虑。然而由于这样不加甄别地处理,导致各级官府机构官员极度缺乏,没有人做事了。后来,崔祐甫取代常衮出任宰相,想收罗有声望的人,于是引荐推举做官的人又络绎不绝,崔祐甫担任宰相两百天,突击提拔任用官员八百名。几任宰相在选人用人上前后相互纠正,终究没有找到适当的尺度,导致官场乱象重生。
   武则天时期有个叫逯人杰的人,在户部担任令史小官的时候,制定了一项新政策下发全国各地。这项政策主要是改变过去那种对农村户籍和税赋账目管理的办法,规定得十分繁细,每条法令之下又派生出许多条文。规定每村必须设置一个社官,社官之下还要设平、直、老三个职务,分别掌管各种账簿案卷,并要求上锁保存。一时间乡间村吏泛滥成灾,遍地是村官,形成了十只羊就有九个人放牧的局面。为了供养这些村官,乡下的老百姓被折腾得四处逃离,可是当朝宰相见识浅薄,竟然认为法令规定得详细,是万代可行的好政策,还把逯人杰提拔为户部郎中。这项政策实行几年后,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苦,最后,这项法令才逐渐废止。
   历史往往是一面镜子,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多的经验和借鉴。如果我们各级管理者能够多读一点历史,就能够在现在的管理活动中避免重复历史曾经的错误,少走很多弯路。“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这句话绝非虚言。 江西省 江舟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