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我眼中的家乡】难忘的求学之路

2018-10-09 10:19:12   来源:河北农民报
\

难忘的求学之路
 
世上的路有无数,最难忘的是求学的路,那是一条充满坎坷而快乐的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刚刚恢复高考制度不久,大学生当时被称为“天之骄子”。对广大的农村学生来讲,升入大学、跳出农门,摆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和土坷垃打交道的命运,考上大学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我在邻村的社办初中毕业后,考上了离家近二十里地的县办高中——上方中学。去上学怎么办?当时我们全家就一辆红旗牌自行车,也是父亲托人买的,是家里主要的交通工具,用来赶集或者家里有事用,所以想骑自行车上学简直是一种奢望。不像现在的农村,摩托车、电动车家家都有,家用轿车已进入普通百姓家,孩子上学都是由家里大人接送。我们家乡地处丘陵山区,全家将近二十亩地,但水浇地少,荒坡次地多,家庭收入主要靠栽种烤烟、棉花、红薯为主的经济作物,农作物种植主要靠人畜耕作,靠天吃饭,并不像现在农业机械化程度高,当时的劳动强度可想而知,家里没时间接送,那只有靠我们徒步去上学。每星期就休息一天,我们都是星期六下午回家,星期日下午返校上课。看到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骑着自行车上学,我们都是带着羡慕的目光,就暗自和他们较劲,要在学习上和他们比高低。
 
于是,我们肩负着父母的希望,和本村、邻村的同学们几个人一起背着母亲亲手缝制的书包,书包里装有饼子,偶尔有几块烙饼和一罐头瓶咸菜,踏上求学之路。

在路上,我们常常谈论着理想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沿途中,春天能够目睹绿油油的油菜花和田里小麦茁壮成长;秋天看着丰收的庄稼和在田里勤劳耕作的乡亲们,也是一种激励和享受,领略这家乡秀丽的景色,别有一番情趣。从家到学校步行需要两个多小时,这对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来说,每次当我们到达学校时很累,但我们累并快乐着。一到学校迎接我们的是单调而枯燥的生活,每顿就着饼子和菜汤吃得津津,然后是争分夺秒地学习,我们乐观豁达地去面对生活。那时候很苦,但我们却感到很快乐!人只要有梦想,路再遥远,再苦再累,都会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懂事的我晓得,惟一报答父母的只有努力学习。

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临近上方村必经之路有一条小河,现在叫颖水河(过去称郜河)。夏天,我们几个小伙伴脱掉鞋子趟水而过,冬天,我们踏冰而过,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两年的高中生活,我第一次参加高考名落孙山。但不气馁,依靠着坚强的毅力,顶着巨大的压力,又辗转到另一座学校坚持复读了两年,最后在老师们的辛勤栽培和自己不懈的努力下,1985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

漫长的求学之路犹如漫漫长夜,它包含着许许多多的心酸,让我一路跌跌撞撞地走着。因为有梦想,一路坚持,也曾经迷茫过、彷徨过,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路虽然走地跌跌撞撞,却走得充实而精彩。

多少年后,我和几位同学驱车重走当年的求学路,昔日崎岖的羊肠小道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马路。近年来,在党的惠农、强农、富农的政策扶持下,家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排排整体的新房林立,还有的盖起了小楼房,当年我们沿途所记忆中破旧的房屋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农村崎岖的小路早已成为历史,现在硬化的道路都通往了田间地头。记忆中的那条路虽然久远,但依旧亲切,依稀看到当年身背小书包徒步上学的我们,那回忆遥远而亲切……

行唐县司法局 袁军和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