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留恋儿时消夏

2018-07-09 11:18:24   来源:河北农民报网
留恋儿时消夏
 
刘明礼
 
    今年注定又是一个酷夏。还未进伏天,气温就连续数日在39摄氏度左右徘徊,空气也潮乎乎的,显得格外闷热。开着空调,虽然能凉快许多,但空气凝滞,总觉得体感不怎么舒服。而且,总得要外出买菜、下楼活动吧?可还没出楼道,热浪便滚滚而来,走不了几步,汗水就浸湿衣背。这桑拿天,真是热死人的节奏!
 
    不由地想起了儿时的夏天。那时,没有冷饮,没有空调,甚至没有电风扇。消夏的物品,似乎只有凉水、席子和大蒲扇。在我老家冀中,家家堂屋都有口大水瓮,能盛五六挑子水。每天早上,我父亲都要挑起水桶,呼哧呼哧地把水瓮灌满,还要专门留出一桶当天喝。父母下地干活,我和姐姐出门上学,都会带上一瓶早上刚从井里打来的凉水。握在手里,那丝丝凉凉的感觉,能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中午下了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舀半瓢凉水喝。有时干脆蹲在地上扒着桶沿,龙吸牛饮,一口气咕咚咕咚灌个半饱,一上午的暑热顿时全消。母亲下地回来,有时会带回几根分得的黄瓜。洗干净泡到瓮里,两三天都是水水灵灵的。晌午,娘从水里捞出两根,掰成几段,每个孩子给分上一截。那黄瓜皮墨绿,芯淡黄,咬一口嘎嘣脆,从舌头尖能甜到心口窝。
 
    吃过中饭,跟大人打个招呼便到村边大坑去洗澡(我们那给玩水消暑叫洗澡)。家长并不过于担心安全,因为村里的老少爷们有很多会来大坑里洗澡。常在水里泡着,孩子们从几岁便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北方缺水,难得夏天能有几场大雨,给村民取土留下来的大坑注满了水,也给乡下人消夏避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去处。大人小孩在坑边的青纱帐里脱光衣服,像青蛙一样滋溜滋溜地跳进水中,激起浑浊的浪花。随着人们煮饺子般地跳进水坑,在水里翻腾激荡,那本就不怎么澄澈的水刹时就变成了黄汤汤,可人们还是乐此不疲。不小心呛上两口水再正常不过,有时候只顾了洗澡而耽误上学也是常有的事。
 
    过去老家盖房的习俗,只留前窗,而且很多人家都是“死窗户”,不能开启。到了夏天,风一点进不来,遇到闷热天气,晚上热得无法入睡。躺在炕上,只能一个劲地摇蒲扇。于是,我便跟着父亲抱一领席登上房顶,高呼一声“东来的风,西来的风,好凉快哟!”那风,真的就呼呼地吹来了。躺在房顶,望着满天星斗,吹着习习凉风,听着牛郎织女的故事,一会儿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那时,似乎没现在这么多蚊子,蚊子也不如现在这般硕大凶猛。
 
    当然,最盼望的事是家里来亲戚。这个季节亲戚们来,一般会驮两个大西瓜。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对孩子们来说这可是求之不得的。父亲一边客套“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一边接过亲戚的西瓜,放进筐里系好绳子放入地窑。爹娘忙着包饺子招待客人,我和姐姐则眼巴巴地等着吃西瓜。吃罢了饺子,父亲把筐从地窖里提上来,那西瓜登时就挂满了水珠。母亲拿出一个篦帘,把西瓜放到上面,先从西瓜蒂那切下一小块西瓜皮,把刀擦拭干净,然后将西瓜从中间剖开,再切成一片片。粉红的瓤,镶嵌着黑色的籽,直让人垂涎欲滴。吃到嘴里,沙甜沙甜,冰凉爽口,消暑止渴又解馋!
 
    现在想起来,那时消夏的方式,还挺让人留恋……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