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又见家乡话桑梓 齐栋修

2018-10-10 10:53:55   来源:河北农民报网
又见家乡话桑梓

齐栋修
 
        前些日子,趁着国庆长假,我又回到阔别很久的家乡。一进村,笔直的白油马路两旁,白杨挺立,树脚下的花草在阳光的陪衬下,一个个露出了喜洋洋的笑脸,多像热切的亲人在顾盼游子的回归。
 
       父母仙逝,自然兄和弟就是至亲了,回家是探望,更多的是唠唠嗑拉拉家长。
 
          这天,我们兄弟三个对坐在院内的石登上,谈天说地,听说对门街房老奶奶这次要出远门了,她家的三儿子的一句话,一个承诺,让我这个多年在外工作的自叹不如。说是诺愿在他老母亲百年前,趁还能走得动,要实现三个夙愿,坐坐飞机,看看海,见见山。我嘘了口气,伸了伸大母指,大赞他的大孝知恩。他们还告诉我,这都已不是啥稀罕事了,如今的农民不比城里人过的差,吃啥有啥,穿啥有啥,过好农历节还要过公历节,如今又添了丰收节。农闲时节也要到外地游游山,玩玩水,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是啊,“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国家強了,农民富了,人们追求的不仅是温饱问题,而且颇具文化和时尚。
 
       相比之下,母亲生前没有出过县境,我曾骑着自行车让她在县城赶了趟庙会,她都满足的不行,回家的路上告诉我,邻村的王二小娘一辈子沒出过村。此刻,我流下了眼泪,也不知是喜是悲。
 
        村子也大,也许留恋童年的记忆,也许对这日新月异的变化出于好奇,每次回到家,还总愿一步一趋,走走邻街的商铺,看看老乡的住所,听听地里的收成。过去,一声“头麻套子换洋针换洋线”,把整个村子扫了个净光,除了社队供销社一个摊点外,哪还有第二个商铺。而今,这门店几乎一个挨着一个,鞋帽服装店、水果蔬菜店,食品加工店,饭店餐饮店,还有供农业生需要的农资门市。农民不出村就能买到各种商品,也能品尝到“山珍海味”。
 
        这不,前几天刘老汉的孙子结婚,在过去少有的派场,我都亲眼看到了,十几桌宴席,几辆小轿车,一家有喜百家贺,也把这村庄挤的热热闹闹。乐的老汉不亦乐乎:咱农民不浪费,但如今的条件好了,也要欢天喜地迎新人。还有,这北方的哈蜜瓜,南方的火龙果也都端上了餐桌。村里年轻人都当了微商“老板”,这在村里要啥有啥。我想这地球都成了地球村,智能互联都通了,这俺村也理应成为一员吧。
 
        一种传统意义上说,机器代替了人,这产业工人失业就好像自然成为了逻辑,我却目睹了农业机械的普及,这机器解放了农民,农民称之为“救护神”。播种不用人,收割不用人,脱粒还不用人,不光夏收夏种,连秋收秋种全是机械作业。大哥在家务农一辈子,他说:“现在这人都到天顶上了,快活成神仙了”,这农民说话都直来直去,说的怪土的,但我也深知这话的份量。小时侯“男怕割麦子,女怕坐月子”,这农民自画的顺口溜,我也亲历过,彼时这劳动的艰辛一去不复返了。
 
        这解放出来的农民,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头脑的有的在种植上做文章,调整了种植结构,什么蔬菜大棚,林果花木;有的在养殖上下功夫,养蜂的,养鸡的,养牛的都成了专业户;还有的在来料加工上谋生意,听说全村光皮包加工的就有十几家。
 
         睹物思人,这家乡的变化,这社会的生产方式的变革,不时拉动我的思绪,也拨动了我的理性感知和情感的河。
 
         大车拉,小车运,车流人流如织如云,正逢秋时,广袤的田野也传来丰收的喜悦,农民们把这采摘如山的棉花和这火红的辣椒运往纺织园区和辣椒加工基地。这农产品不但有了销路,这农民也都能到厂里做工,厂里做工加上外出打工,这家里都几乎没有闲人。劳动创造价值,劳动也创造财富和幸福,这村子里了添了不少汽车,年轻小伙子有的还戴上了名牌手表,大姑娘出嫁搭配“三金”和全套家电都已不成昂贵的销费了。
 
          每次回到家乡,总有一种情怀索绕,有一种感恩在蒸腾。我双手合十为他们祝福也为祖国母亲祝福。
 
        金梦就在脚下,幸福就在身边。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