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春来野菜鲜

2020-04-07 10:27:56   来源:河北农网
\

春来野菜鲜
石磊
 
几场春雨过后,田野里开始有嫩芽萌动了。尽管疫情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春天,势不可挡地来了!什么也无法封闭住生机盎然的野菜们!

最先冒出地面的是麦蒿。麦苗刚一返青,麦蒿就迫不及待地拱出来要与之争锋!

禁足近两个月的人们,看到这鲜嫩可爱的绿色野菜,如获至宝,纷纷剜挖食之。包饺子,烙合子,如食山珍。要在往年,也许还会挑挑拣拣,等到味道平和的荠菜呀,曲曲菜呀,苦菜,蒲公英什么的长出来,这种又苦又涩中药般的麦蒿是上不了人们餐桌的!今年大不相同——近60天了,天天吃的那些大棚菜,吃的够够儿的了,平时被人们不屑的麦蒿,也成了香饽饽!

我自小长在农村,吃过不少的野菜,但没吃过麦蒿。那时候虽贫困,但野菜品种丰富,麦蒿因为苦涩又有一股中药的味道,没人吃的,人们只把它们晒干当成柴火烧火做饭。看三三两两的人们在地里东找西挖的,我也忍不住挖了些,焯水过后,麦蒿变得鲜嫩嫩,绿盈盈的,放蒜末,香油,生抽,凉拌,倒也清香可口!小时候,一直感觉的那种浓浓的中药味儿呢?怎么没有了呢?是植物进化了,还是味蕾麻木了呢?也许,随着年岁的变化,食物的感觉也会悄悄变化的吧?

想起那年和朋友一家去曲阜,路过峄山,也是初春,春寒料峭,峄山上没有几个人。我们四个从山上下来,冷清清的不知道往哪里走。我看到景区门口有个煎饼摊,也不饿,就是想买个煎饼好问问路。看山东大嫂熟练地摊着煎饼,问路后,又问她煎饼里放的是什么,竟然都是野菜!记得她说有野韭菜,野小蒜,还有灰灰菜,这几种我都没有吃过。怀疑能不能吃!大嫂把几种野菜撒在看上去酥脆的煎饼上,又抹上些许酱料,趁热一卷,说:吃吧,这是峄山的特色煎饼,出了这里,别处就吃不到啦!我让她把煎饼切成四段,上车后,每人一份。煎饼在车里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香味,忍不住咬一口,哇!那味道,那口感,真是妙不可言——脆脆的,沙沙的,香香的!那种香,是五谷的醇香、野菜的清香、酱料的浓香,其中有些许蒜香,不冲不烈,丝丝柔柔的点缀的恰到好处,真是余香满口,回味无穷!至今都记忆犹新!

一路上,就回味畅谈这特色美食——山东大煎饼!

至邹城,到曲阜,每到一处,必吃煎饼,虽也好吃,但真如那摊煎饼的大嫂所言,却再也没有峄山脚下那种特有的野菜煎饼鲜香奇美的味道了!

说来惭愧,到过孔孟之乡,大圣先贤故里,回忆起来,念念不忘的竟然是偶然吃过的一次野菜煎饼!

真真有负此行!
   
每一个不曾挖野菜的日子,都是对这个美好春天的辜负

春天的天气,就像小孩子,喜怒无常!昨天还阳光明媚,时尚美女们都已经丝袜短裙了,今天却冷风飕飕,春寒料峭!昨天一条秋裤都感觉厚重无比,今天又需棉服加身,还是羽绒服疼人!

温度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能赶上个和风丽日的好天气,真是太不容易!

湛蓝湛蓝的天空下,暖暖的阳光里,挽个菜篮,广袤的田野中,捧起一朵鲜嫩的春芽儿,那种喜悦,无法言说的美好!特别是这个在疫情的阴霾之下被封禁了两个月之久的春天!

粉嘟嘟的杏花活泼泼的热闹在阳光里,沉稳的老梨树不动声色地积蓄着喷薄成“香雪海”的能量,油嫩嫩的油菜花,调皮地这里一朵儿,那里一朵儿,点缀在碧波荡漾般的麦海之上,那亮丽的金黄,与杏花一树一树浅淡的粉,俯仰成趣,绵延成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

想想看吧!在这样美丽的画卷中孕育而出的荠菜,该是怎样的秀色可餐!

好天气,好心情,好食材,做出的美味,当如仙草般滋养人的精气神!让人焕发出勃勃生机,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风风雨雨,乍暖还寒,碰到一个那么美好的日子,一定要放下手中的事情,去感受一下这稍纵即逝的春色,哪怕挤出一个小时的时间!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春光易逝,每一个不曾挖野菜的好日子,都是对这美好春天的辜负!

挖野菜,不仅仅是享受大自然的馈赠,更是怀旧,是对逝去岁月的追忆

采挖是轻松的,快乐的,是徜徉在田园画卷里的浪漫情怀,而择洗野菜,却是一项费时费力的精细活儿!是踏踏实实的人间烟火色!

面对着满满一大盆带着泥土的、沾着枯草挂着残叶的野菜们,要一根一根择洗干净,着实地累到眼睛发胀,脖子发酸,腰疼腿僵!掐去老根摘下枯草残叶,掐的手指发木,指甲里沾染了深深的菜色,几天都洗不掉,看上去脏兮兮的,后来才想起可以用剪刀剪,才免去指甲的辛苦劳动!

千辛万苦的终于择洗干净,焯烫后,精心地添加各种辅料,做成不同的野菜食品:或荠菜馅饺子,或苜蓿馅包子、青青菜的面条、灰灰菜馅饼,或一盘凉拌杏仁柳芽,蒜末枸杞芽……细细品味的时候,那种天然清纯的味道,在唇齿间久久停留,不由人不怀念起童年,那无比美好的诗和远方!

我们的童年,是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中度过的!那时候的作业,只有简单的几道题,几遍生字、组词、造句,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没有做不完的试卷,没有连绵不断的补习班,没有五花八门的网课!放学后,最重要的任务不是学习,是拔草、挖野菜、是帮大人们剥棒子、搓玉米,喂鸡、养羊……生活艰难的苦辣酸,那是大人们的事,我们感受的,只有没心没肺的甜!

常记日暮时分,我们呼朋引伴地背着或多或少的一筐青草或拎一篮野菜,广阔的田野里追逐嬉闹着走近村边儿,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唤声:小英,小红,小军,小强……回家吃饭啦——

那悠长的、亲切的呼唤声,久久地印在记忆里,留在生命中!岁月更迭,每每春天又至,远去的亲人们,会伴随着野菜的清香,又回到眼前,充满慈爱地望着我们……
 
石磊,女,河北省东光县文化馆职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曲艺家协会会。出版文集《爱是一把伞》。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河北新闻网 农民日报 河北农业厅 河北林业厅